樱柯魁叶

头像:【世界第一干物刀】我要吹爆小刀
【fo前须知?】
凹凸世界/弹丸论破/小英雄/文豪野犬
偶尔会掉落雷卡 织太小短文
欢迎勾搭🌸

一个小顶置x

这儿魁叶

无产阶级写手,发文需要很大的勇气
文笔并不好,是个慢慢爬行的小萌新
清水文写手,喜欢写刀,小甜饼啥的根本不会写
最喜欢的cp是雷卡,可逆不可拆√
【如果是文有问题欢迎提意见!!】

画画稍微会画一点
很吃藕所以大概不会发
目前正在修行阶段x

在lof长期处于躺尸状态
人挺好处的,有些话废
有点不太会说话

【雷卡/卡雷】phospherus

大概是第一次在lof上发文,文笔很渣,感谢您的观看(可能随时会删因为写得太渣感觉自己都没眼看)
*ooc大约有
*都市pa(不知道“pa”是什么但还是强行写上)
*大概有私设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情节严重请跟我说,我会删或改)
*无厘头狗血剧情?
*感觉像是记流水账
*视角可能偏卡米尔一边
*欢迎挑刺

————————————————————

卡米尔感冒了。

他意识到这点,是在起床时喉咙传来的微微不适时。喉咙微微的发痒,卡米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他第一次为房间的隔音效果好而高兴。

上一次感冒时发烧,朦胧中,他看到他那放荡不羁的弟控大哥一边斥责他为什么不注意身体,一边给他换敷额头上的毛巾。半夜醒过来,烧退了,他的雷狮大哥趴在床边睡着了。从窗间斜照进的月光如轻纱般披在熟睡的人身上,淡淡发着光。卡米尔想起了雷狮眼中的星辰。卡米尔忽然觉得鼻子发酸,他拿起一旁的风衣,轻轻搭在熟睡的雷狮身上,无言。

卡米尔并不想让他的雷狮大哥知道他感冒了,毕竟让他的大哥知道这件事,他的大哥又会像个老妈子一样各种为他操心。

他像往常一样,穿好衣服走出房门,雷狮也几乎是同时的从隔壁房间走出来,兄弟俩的生物钟是一样的。

“大哥早。”

“早上好啊卡米尔。”

几乎是同时。

雷狮把手放在了卡米尔的头上被卡米尔一把抓住了手腕,

“大哥,请住手,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摸一下大概没什么关系吧?”

“......”

这样的小闹剧每天早上都会上演一次。雷狮即使知道自己并摸不到卡米尔的头,但还是愿意每天把这温馨日常重演。

“大哥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卡米尔准备走进厨房。卡米尔声音比较小,毕竟感冒了,声音变了,他并不想让大哥听出什么异样。

“卡米尔,退下,今天早上我来做早餐!”雷狮拦下了卡米尔。

“噢......”卡米尔坐在餐桌旁。大哥为什么会突然主动要做早餐?大哥他第一次做不会出什么事吧?卡米尔表面看上去一脸平静,然而心里是各种波澜。

厨房传来各种“叮叮当当”,甚至稍微有点冒烟。

卡米尔又是一阵喉咙发痒,他迅速捂住嘴闷声咳了两三下。他望了望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的 背影——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卡米尔微微叹了口气,明明只是感冒,搞得像上战场似的。

没过多久,厨房里的雷狮手端两盘黑糊糊的不明物体从还在冒着烟的厨房走出来,一边还在咳嗽着,明显是被呛到了。

卡米尔站起身,接过雷狮手中两盘可能是荷包蛋放在餐桌上后顺势走进厨房打开了抽油烟机,还不忘带两双筷子。

“卡米尔,来尝尝。”雷狮带着略期待的眼神望向卡米尔。

卡米尔用筷子夹起面前这看起来味道并不怎么好的“黑”包蛋送到嘴里。果然是糊了啊......他想。嘴中弥漫着浓重的焦糊味道,除去这些味道,貌似还不错。

“大哥,火开得太大了,糊了。”卡米尔如实回答道。“但是还挺不错的。”

“下次把火关小点......”雷狮夹起自己那份荷包蛋,尝了一口,小声嘀咕着。

卡米尔一天的行程对于同龄的15岁孩子来说是非常枯燥了。同龄孩子放假在游戏厅激战时,卡米尔却奔波于各图书馆——当然,他本人对此表示很乐意。卡米尔喜欢看书,在玩游戏方面总显得提不起兴趣,偶尔被雷狮叫去一起打游戏,他才会碰这类物品。

吃完早餐兄弟俩出门了,卡米尔出门前习惯性拉下了挂在衣帽架上的红围巾绕在脖子上。围巾末端有个意义不明的“禁止”符号。这个围巾是雷狮与卡米尔初次相遇时送给卡米尔的,被卡米尔一直珍视。

卡米尔坐上公交车前往市区最大的图书馆,在里边一待就是一上午。

图书馆安静的环境营造了良好的读书氛围。

中午,卡米尔会到附近的餐厅解决餐食,偶尔会回去。每次吃完午餐,会接着去一家蛋糕店。

蛋糕店不能算大,里面的绿植可以看出有被人精心修剪过。

点一份蛋糕,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望着外面车水马龙,细细品尝这份甜。

卡米尔爱甜食,甜食中钟爱蛋糕,几乎每天都会吃。但是他对蛋糕质量的要求称得上严苛——就这座城市,能入得了他眼的蛋糕店没几个。卡米尔能够尝出蛋糕的用料好坏,这个“特殊技能”曾被雷狮调侃他可以去参加“舌尖上的蛋糕”美食栏目。

卡米尔吃完蛋糕下午继续泡在图书馆,大约四点离开。在回家的路上卡米尔在药店里买了些感冒药。明知道雷狮并不会经过这条路,可卡米尔还是谨慎地瞥着药店外。

打开家门,雷狮果然没回来。卡米尔松口气,换好鞋,回到自己房间,按照说明服了药,便把一袋子药随手塞到了书桌最下层抽屉。

卡米尔随便下了点面,解决了晚餐。

他把冰箱里的一碟菜与米饭一起热在了电饭煲里,留了张字条。做完这一切,又出门了。

傍晚的城市里有灯红酒绿,卡米尔静静走在街边,偶尔咳嗽那么一两声,红色的围巾在脖子上缠绕了几圈。有三五成群出来闲逛的人,也有风尘仆仆的赶路人。卖糖葫芦的小贩,糖葫芦展示架顶插着的几个风车呼啦呼啦地转动着。擦皮鞋的人眼瞧着天色不早了,准备收摊回家。排档里,几个男人拿着冰啤碰杯,仿佛排挡外的寒冷与他们毫无关系。

卡米尔只觉自己与这城市的灯红酒绿不相融。明明是一个15岁的孩子,却出奇的安静。

卡米尔走着,拐进一条小巷,人立刻少了,这里营造的寂静气氛使本来就不高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卡米尔面前是一家书店,店内透出淡黄色的灯光,给人温暖的感觉。卡米尔轻轻推门走进了书店。

说是书店,但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消费。开这家书店,也只是店老板的一个消遣。店老板愿意给在快节奏生活中还能静静坐下来看书的人一个空间。

“卡米尔啊,又来看书啦?最近降温,注意保暖啊。”店老板对于访客毫不意外,卡米尔已是这家店的常客,每天晚上都会来这边看看书,偶尔会唠嗑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嗯,谢谢。”

店不大,进门的左边就是树木样式的柜台,柜台前面有两三个不大的桌椅供人阅读。店内只摆有四个书架,每个书架上都摆满了书,从《三国志》到《莎士比亚》,什么类型的书都有。整个书店洋溢着温馨的气氛。

“老板,请帮我泡一杯咖啡。”卡米尔从书架上抽出了绘本故事书《phospherus》,坐在了最靠里的座位。

“好嘞!”店老板端上了刚泡好咖啡。因为知道卡米尔有喝咖啡的习惯,所以提前就有在准备。

“卡米尔,你有喜欢的人吗?”

“抱歉,我不知道。”这个答案虽然很奇怪,但是它的确是卡米尔唯一能够给予的回答。

因为身份是私生子,卡米尔在幼年时期得到的关怀不知比同龄的孩子少了多少倍,再加上母亲的早逝,使得他心里所剩无几的各种情感被粉碎、麻木,只剩下淡漠与孤寂。唯一能够为他带来一束光的也只有他的堂哥雷狮了。

回答让店老板诧异,但是他也没再多问什么,只是静默着抽出一本书看。

卡米尔端着咖啡品尝了一口,翻开绘本的封面,映入眼帘的是水彩的插图,平静的湛蓝色海洋被夜晚的天空笼罩,紫色的夜空中亮着几个细小的白点,在这其中,有一个较为大些的白点,似为人指明航路的灯塔。这幅插图让卡米尔想起了雷狮的眼睛,宛如插图中深不可测的星空一般。

七点半了,卡米尔站起身准备离开了。

“慢走啊。”店老板向他挥挥手。店老板喜欢卡米尔每天来这儿看看书,毕竟在这种快节奏城市中,也没多少人愿意在晚饭后抽出时间来到这个隐藏与小巷中的书店看书了。

“嗯。谢谢您的招待了。”卡米尔轻轻推开了门。

出了门,卡米尔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明明外表温度很低,他却觉得脸颊发热。卡米尔手背一探额头,异与平常的温度传达到他的手背,告诉了他这个不争的事实——他发烧了。

索性是低烧。卡米尔微微叹了口气,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了半脸,加快了行走的节奏。

“我回来了。”

“哟,卡米尔,今天早了五分钟嘛。”坐在沙发上的雷狮抬头望了望钟表,“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

“没什么,冻的。”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面前的茶几,上面摆着几只明显被用过的碗。他微微皱了下眉:“大哥,我不是说过了吗?吃过了把碗泡好,油渍干了很难洗。”说着开始收着餐桌上的“残局”。

“卡米尔,你看见了我的头巾吗?”卡米尔在厨房静静擦着洗好的碗,低烧让他变得烦躁,再加上雷狮这不关己的话,火“噌”的一下上来了。

“我早就说过自己的东西自己收好,”卡米尔冷着脸,“我不会动的私有物品。”

“好的好的,是我不对。”雷狮莫名其妙被骂心里很是不爽。冷冷回击了一句。

把擦好的碗摆回碗架,卡米尔洗了一遍手,冰冷刺骨的水冲刷在手上,触觉快要麻木。

“我去看会书。”

洗完手的卡米尔丢下这么一句话,径直走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嘁——”

卡米尔坐在书桌前,在抽屉里摸索着之前买的药。已经不是低烧了吧......越来越模糊的意识这样告诉他。

好冷呢......

九点半了,卡米尔还没出来,一般九点就该出来洗漱了。雷狮抬头看了看钟。不会在赌气吧?雷狮这么想着。

九点四十——

九点五十——

十点了,还没见那个瘦削的身影。

卡米尔,你究竟在搞什么啊!雷狮起身,推开了卡米尔房间的门。

卡米尔头无力的垂在桌上,呼吸微弱急促。

“卡米尔?!”

黑暗里,卡米尔一步一步摸索着前进,没有任何的光,恐惧围绕。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不知走了多久,脚下一空,跌入了更深的深渊。忽然,身边一切黑暗化作紫色的星辰,其中最亮的一颗星星,慢慢向他靠近,化为人影,拉住了卡米尔伸出的手。

“卡米尔!”

“卡米尔!”

耳边模糊的声音逐渐清晰。

卡米尔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是一片美丽的紫色星辰,其中闪烁着细碎的光点,唯有一颗最大的星星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又一次的从梦中醒来,不过和以往不同,这次不是噩梦呢......

“卡米尔,你感冒了怎么都不说一声?!你病情发展快你自己心里又不是没有一点B数!”熟悉的声音与熟悉的责备。

“抱歉......咳咳......我以为......咳咳......我以为稍微吃点药就好了。”卡米尔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答到,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的咳嗽。

“唉......你呀......”雷狮叹口气,“不准有下次。”

“嗯。”

“大哥,你先去休息吧。”

卡米尔闭上眼睛。

缠绕多年的噩梦没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星辰。

卡米尔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了。雷狮趴在卡米尔床头睡着。

卡米尔拿起床上的外套轻轻搭在熟睡的雷狮身上。

“大哥,你是我的phospherus呢......”卡米尔低语。

雷狮醒来,已经是中午。

end.

【phospherus在这儿意为“启明星”,当然还有其它意思】